顾敏燕:风月常新诗未老----品读徐克明先生诗作

      因了诗词的缘故得识徐克明先生,深知先生为诗为文皆严谨认真,颇见推敲经营之功夫。先生于诗词对联皆有造诣,已结集出版《翁同龢对联选注》、《常熟古今对联集粹》。
      与先生相识多年,先生之诗典雅含蓄,不随时风,抒写已意,诗中常有出人意料之处,见别样情致。
      曾经被先生七律《题尚湖拂水山庄》结句“时有清风来夜读,满天星斗是文章”所打动,写过几句赏读文字,记忆犹新。“悬岩匹练洗空光,烟景随诗入缥缃。”从悬岩匹练的自然风光,联想到文人联想到书卷之气,并连同烟景一起沉入到一段耐人寻味的历史之中。“归泊不寒新柳岸,耦耕还乐白云乡”新柳的“柳”字让人联想到柳如是,“耦耕”令人联想到钱谦益青少年时期在“耦耕堂”勤奋读书的情景,继尔想到他晚年的隐居生活和一位遗民的无奈与感伤。“半湖碧水临高阁,一脉苍山对夕阳”以眼前之景宕开一笔,暗生人事变迁之慨,“时有清风来夜读,满天星斗是文章”作结,以“清风夜读”的意象引发人深层的思潮,意味深远,化虚为实。
      先生不但咏史怀古的诗写得别有情味,一些独抒性灵之诗,吟来更觉灵动可爱,妙思奇构,怡神怡心,如《月明楼八首》之“春色秋光堪比肩,吴山越水近相连。 我邀明月登高赋,楼外楼头天外天。”字句间高情逸怀毕见,以“春色秋光堪比肩”这样一种不比之比起兴,将读者的情感引向豪迈,以“楼外楼头天外天”作结将诗意引向远空,意象与心怀皆入高远乃至无穷,使诗之内涵与外延得到极大的扩展。又“万里清光万里秋,笛声又起月明楼。千年故事诉难老,河汉无言不尽流。 ”起句既展开一个辽阔秋夜的背景,在这旷远的背景中,视点聚向一处楼中的笛声,由视觉转向听觉,转换之间人的内心起了变化与慨叹,接下来一句“千年故事难诉老”,自然生发出光阴之思, 世上唯有岁月任人事流转变化万端却依然时换时新,“河汉无言不尽流。”结句河汉无言仿佛若有所思,以流水之静与笛声之动作对比,更留余味,不尽之流水带给人不尽之回味。又“满天萧爽举清秋,揽尽湖山乐胜游。 风月常新诗未老,高吟不让燕公楼。”此首最喜“风月常新诗未老”,此句透出一股超脱于岁月变迁之上的洒然心境。
      闲时去先生的博客或者QQ小坐,只因诗中有真情性,能让心有所感,引发对人生的沉思与感悟,使心灵愉悦,思路得到扩展。“寒冬耐尽露娇容,晓点春妆一捻红。不向梅花竞香色,只来此处领东风。”《咏方塔园山茶》一首,道尽了山茶低调自知,却又不落人后的独特情性。“望海楼头望海东,初行日毂半轮红。江声远落天声外,水色长流霞色中。万木生烟浮碧浪,三峰比影走青骢。披襟欲作朝阳赋,但听丛林数下钟。”《维摩观日》一诗足见先生写景状物的功底深厚。半轮红、霞色中、浮碧浪、走青骢诗中铺开一幅瑰丽明艳的色彩画卷,又兼杂着江声、天声、数下钟,各种天籁回荡其间,视觉与听觉不断转换之间,令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结句的数声钟回荡起无尽的余思,于此种关键处足见先生推敲经营之功夫。
       昨又去先生博客小坐,见七律一首,吟读之间不胜悲慨,喉间时涌酸楚。此首乃先生与同窗相聚之后,有感而赋。“同窗高谊弟兄亲,坎坷流年各自身。树到冬深蕴春力,人临岁老返童真。举杯不说伤心事,投箸横看乱俗尘。分袂寒风忍藏泪,白头人笑白头人。”诗间蕴含着苍凉悲慨之意韵,字句富含张力,不由人不动容,抚今追昔之际,身临其境之感。“树到冬深蕴春力”以树之历冬比人之岁晚,深刻而发人深思,时光抛人而人不自弃,更有老当益壮之豪情,“人临岁老返童真”心也没有因为时光的磨洗而有了城府之深,却返回到了儿时的天真烂漫。“举杯不说伤心事” 在欢聚的场面上,彼此之间只谈欢乐之事,各自伤心各自知,“投箸横看乱俗尘”在纷乱的俗尘,只希望各自都安好。结句一“忍”字描写内心的真实感情,又用一“笑”字掩饰内心的悲情,令人读之情不自禁,悲之愈悲。
      先生虽则为人为诗严谨有度,但也不乏幽默之语。看他的《秋冬八咏“谢落群英独此花,问谁妒忌问谁夸。可怜昨夜摧残尽,莫道西风无爪牙。”《怜菊》一诗,“爪牙”之喻,令人捧腹,捧腹之后又让人沉思。又“冬来湖畔失风光,寒柳渐衰枝叶黄。似我诗才搜肚尽,条条垂下是枯肠。”《喻柳》一诗以寒条喻枯肠,新鲜又形象分明,将虚的化为实的,仿佛眼前看到了先生为得好句枯肠搜尽的情状。
      吟先生之诗,知其诗心未老;味先生之诗,知其诗情尤真。(竹林晨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