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中丘壑显笔端――读市美协主席钱浚山水画

 

有景有情的山水画,是作者把大自然的美景融入自己的感情并通过艺术的手法表达出来的艺术。当我打开《钱浚山水画展》作品集时,那一幅幅意象宏大,苍茫浑厚,生机勃发,于雄奇之中又蕴涵细腻的情感的山水画吸引着我的目光,使我在他的作品中读到的是――率真的灵性、山水的意趣,他把笔墨与生命熔铸在一起,把生命对自然的渴望转化为笔底风光,折射出一种纯粹的艺术追求和本质性的生命图景,撷自然灵性,写胸中丘壑,其洋溢的艺术探索精神和充盈其间的创新元素,都给人清晖之感,为常熟画坛吹进了一缕清新的春风。

 

峰峦浑厚    气壮雄逸

 

著名画家钱浚以情运笔,用心造境。他的山水画善于吸取各家之长,在自然山水中汲取创作灵感,故艺术素养逐步升华,使峰峦浑厚的山水画更显气格高古。尤其讲究拖拉摁捺、点擦皴染等技法,浓淡相宜、疏密有致,点线结合、块面有序,主宾相敬、气韵生动。其笔法自由驰骋,不求笔到,而求意到,纯于笔墨上求神趣,把对祖国山河的一片爱恋和对人生的深刻体会倾泻于笔端,给人一种清新脱俗之感。在继承和发展之间找到了可贵的结合点,从中国传统绘画内部寻找和发现现代语言,他的作品深具静穆之感而绝不流于枯索,淡淡的笔痕背后仍可见活泼的风致。在《钱浚山水画展》作品集的山水画中,大多体现了他视野宽广、意气磅礴的气度和收放自如、简练概括、浑沦大气的笔墨风格。不难看出,钱浚山水画的主要特点是优雅清新的意境以及温润细腻的笔墨。因为他对笔墨的理解不是表层的,而是在文化的深层结构上理解了笔墨精神。所以,我们绝对不可对他的“笔墨”做简单的判释。他的画是源于正宗正脉的传统,由“四王”而上溯“元四家”,尤对“元四家”为首的黄公望作品颇有研究,既有艺术上的承传,更有地域上的脉袭,为前人“日囊笔砚,遇云姿树态,临勒不舍”之精神费心尽思。虞山,给予钱浚的,不仅是山青水秀的自然风光,更是醇厚浑朴的文化传统,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环境,在这喧嚣热闹的时代,他是清心寡欲、达观洒脱的智者,透视着一份清凉和宁静,于此,红尘浊浪中也多了一股澄澈的溪流。

钱浚对山川情有独钟,倾其全力于自然生命的破译与开发,他积数十年作画经验,凭其高妙的造型能力和娴熟的笔墨功力,致力于“天、道、气、神”贯通为一,把物象转化为心象,心象亦化为形式,在形式中注入了生命,变成生命的回声;把对生命或生命的表现作为艺术真谛来追寻,使每幅画成为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山居图》和《碧翠山居》格调清新,笔力老健,墨润而笔精,简淡高逸,笔墨洒脱,明丽秀润,峰峦叠翠、高山流水尽显笔端,最终使整幅画作呈现了雄秀苍莽的艺术风貌。那充满现实生活景象的绘画风格,给人以赏心悦目、生气盎然、身临其境之感,通过自然景观的表现,赋予自然以文化的内涵和审美的观照。不少画面中以空阔的江河、浑厚的山岳、弥漫的流云主宰着画面的基本构成,而画中笔法细密的树木、曲折有致的溪涧则与之形成虚实映照,从中可以体会到作者对艺术把握的用心良苦。著名书画家、古书画鉴定家谢稚柳对钱浚的横幅《溪山图》作了高度评价:“此图疏宕空灵,笔意简朴,意境清远,所谓气韵生动,以论推陈出新,此殆是”。

 

厚重华滋    气韵充盈

 

作为当代国画家,钱浚走过的艺术道路并非一帆风顺,但他不断探索、坚持创新,终于自成一家。他能画出他自己独特的感受,与他在整体素质和特殊的文化身份有关。钱浚1951生于书香世家,复旦大学文博学院毕业。他自幼酷爱绘画,随父亲学画。常临摹古人佳作,颇有艺术天分。他对自然界的山川河流、名木古树始终保持一种强烈的兴趣,经常到野外观赏,刻意观察、研究,继而“应物象形”做写生画,掌握了娴熟的基本技法。后来有幸得以师从谢稚柳学习书画理论和鉴定,这使得他如鱼得水,更上层楼。山水画作品曾刊登于香港《收藏天地》、上海《朵云》、《书与画》等相关杂志,并多次参加国际、国内有关展览。现任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江苏省博物馆学会常务理事、苏州市博物馆协会秘书长、常熟市博物馆协会会长、常熟市美术家协会主席等。

黄宾虹有道:“江山本似画,内美静中参。”这里的内美主要指气氛、气质、气息、气韵。由于钱浚善于吸取各家之长,故艺术素养逐步升华,气韵生动。钱浚的山水画没有对前人的构建“刻意模仿”,而是放眼于自然之中,借天地宇宙,以自然为媒,写自然之意,与自然对话,把写生作为创作的基本训练和必要的积累创作素材。在他笔下的山石川原,树木房舍,湖泊舟船,是自己寄托着对祖国大好河山和故乡真挚情感和艺术思想交融的最佳体现。《九寨之水天上来》这幅图,看山,千岩亮秀;看水,万壑争流,将志向高远、境界宏阔的人格精神注入到了山水画之中。清澈明晰的泉水,苍翠葱郁的树,层峦高耸的山,相互映衬,使人感到苍莽深邃幽静,却又不失厚重华滋,气韵充盈。《陇西小景》画面左侧,用苍润之笔法写山势险要,多用浓淡各异而有变化的线条勾勒外轮廓及山石纹理,长线、短线、粗线、细线浑然一体,墨气淋漓,层次丰富。画幅中层几泓清泉蜿蜒劈峰而下,增其动感;远山则以清淡宿墨块写成。细观全画用笔,平淡天真,平中见奇,苍润中又把陇西的山景的厚重、峻秀表现得淋漓尽致。

“吐墨惜如金,施墨弃如泼。轻重、浅深、隐显之,则五采毕现矣。曰五彩,阴阳起伏是也,其运用变化,正如五行之生克。”清代张式关于用墨与用水的论述,无疑有助于我们理解和把握钱浚《青城山途中》和《三清小山景》墨法和用水的独到。站在画作面前,我们似乎可以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清新、清静、清幽的自然气息。在钱浚的山水画笔墨表现之中,用墨保留适当的湿墨、淡墨,浓淡结合,皴山、点树、染云,山石等细节处均可见画家独特的处理方式和个性鲜明的语言符号,传达出淡雅温润的高古情趣,充分体现雄秀峻美的艺术风貌,更显“峰峦浑厚,草木华滋”,最终达到了了华滋雄秀与苍茫豪放的融和。尤其《深山云起》和《陇西小景》,似受黄公望绛色山水启发,笔、墨、水完美渗透结合的同时,适当混合使用浅绛色,于是我不禁想到了清代钱杜关于国画设色之语:“世俗论画,皆以设色为易事。岂知渲染之难,如兼金入炉,重加锻炼,火候稍差,前功尽弃。”著名画家陈翔说得好:“可以看得出来,钱浚在笔墨上致力于将黄公望的洒脱与王蒙的浑莽融为一体;而在用笔上,有意识地掺入了倪云林的方折意味,使得他笔下的山峰秀峭劲拔,树木卓越有致,令人赏心悦目”。

 

苍润清雅    气格高古

 

艺术的符号是属于自己的一种习惯的表述形式。大到风格、构图,小到造形、笔墨,无不是符号。钱浚作画时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用笔苍劲而灵动。在他的《溪山春晚》和《溪山高隐》作品中,只见峰峦平坡、云山烟树、丛林远渚、海鸥飞翔,美不胜收。在笔墨技巧上,用笔自然灵动,起伏有致;勾皴兼用,纵逸酣畅,设色不多,以水墨为主,显然可见受前贤元人之影响之深,而更多的是从黄公望笔意苍茫的水墨山水中发展而来。其画风朴实,厚重、亦书亦画,满纸生机蓬勃显现无遗。

中国山水画之所以盛传千年、富于特色,就是因为它不单是风景,而是它有景有情,有意境、有境界,注重内在之美。境由心生。这个“意”就是指“意境”。“境”是中国画的要素,尤其山水画。石涛山水讲求韵冷繁密,八大山人力主幽远奇逸,近代黄宾虹则提倡浑厚华滋,种种境界均可折射出画家之奇思妙想之心源造化的独立艺术风格。钱浚把传统技法和现实生活相结合,具有深厚的民族底蕴和深情的文化韵味,饱满的创作热情跃然纸上。他的国画作品个人风格显著,章法和构图活泼、清新。《瑞雪图》即是这样的代表作。松树虬干有力地团抱在一起,而松针枝叶千笔万笔,繁复中见简净之趣。松树与远山的蜿蜒之态相应成趣,使通篇气息回环贯通;而松根处一座亭子,起到了点睛之效,使画面祥和生辉。

观其画、识其人,君之才思,智识与勤奋均可令人激赏。钱浚对山山水水特感兴趣,他用充沛的精力将自己融入中国画的创作之中,这种投入使他心灵更为纯真,遇事更为冷静,处事更为诚实,他无心去分析理解周围锁碎的人与事,始终保持着一种平和、平静、平常的心态。面对荣誉,钱浚显得格外冷静。虽身居美术界要职,他却从不卷入当今书画界的“浮糙”或“狂热”圈中。平时,除了当好他的常熟博物馆长以外,潜心创作,甘走清冷寂寞之路,数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地在青山绿水领域中进行独具匠心的探索与创造,从而在致景、空间、笔墨与赋色等方面构建起新的视觉表达形式。他的作品线条流畅,色彩淡雅,意境深远。作品被政府机构、社会团体及海内外人士收藏,其事迹被不少媒体作过专题报道。我敬佩他能浩然临事,正气接物。他以学者的修养,理性的智慧,敏捷的思维,善待一切。在工作中,多谋深思,团结合作,与人为善,胸襟广阔。钱浚曾长期担任常熟博物馆馆长,又是常熟美术家协会主席,不仅为常熟的文博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也为常熟的美术事业作出不懈的努力。他不仅是发展美术事业和组织领导者,并且是位难得的书画鉴赏家。正如著名画家与书画艺术评论家徐勤铭对钱浚的评价是:“尽管在实践中他有自己的多种‘自觉’选择,但力求理智与感情、放达和约束之间的平衡,以自觉的谦逊克己精神,体验平淡而深沉的快慰作为追求目标,使其与四王、石涛们一脉相承。”

20081229上午,“钱浚山水画工作室揭牌仪式暨《钱浚山水画展》开幕式”的大幅会标悬挂在常熟市博物馆大门口,这里人头济济,好不热闹!当观展的人们踏上该馆二楼时,展厅里60多幅钱浚的山水画作品以自然风光为主,画风纯净而空灵,率真而淳朴,凸现了画家对外部世界的独特感悟。让美术爱好者一饱眼福。这些作品健壮而不粗犷,细密而不纤弱,承传统又有创新,有韵味又具书卷气,带给人美的感受和心灵的净化。“看钱浚的山水画,油然而生一种纯净和空灵之感。”不少同行这样评价钱浚的作品。自此钱浚从常熟博物馆馆长的岗位上退下来后,正走着一条研究型、学者型的艺术之路,因而对名利更不看重,完全是一派超自然物外的气度。

但愿钱浚在中国山水画艺术的道路上不断探索,走得更远。

                                                 (王建昌)